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历史文化 / 颜真卿研究
费县底蕴深厚的儒文化和颜文化
浏览次数:2504 发布时间:2011-08-26

费县特殊的地理区位和悠久的历史,积淀了丰厚的民族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儒文化和颜文化底蕴。
  费县古为“圣人化行之邦,贤人钟毓之地”
  费县,古称鄪国。上古时,为东夷部落首领少皞近畿之地,属东夷文化的发祥地域。西周初年鄪自为国,为鲁国的附属国。至鲁桓公时,鄪国沦为鲁国的一个邑,称鄪邑。鲁僖公元年,鄪邑成为鲁国上卿季友的私邑。鲁元公二年以后,季友后裔季孙氏据鄪邑自立为国,称费(读bi)国。自西汉初年(公元前201年)置县至今已有2200余年的历史。
  古费县的境域面积有今费县的4倍之大。据光绪《费县志•疆域》载:“其星野,古为鲁地,当属鲁乡,在奎、娄之次。其形胜,西兼颛臾之固,南得武城之险,背龟蒙,带祊、浚,左探沂水,右洙泗,当齐鲁之交冲,亦江淮之要地。其疆域,东界兰山,西界泗水、邹县,南界兰山,北界蒙阴,东南界兰山,西南界滕县、峄县,西北界泰安、新泰,东北界沂水。”
  以上说明,不论是鄪国还是古费县,都与儒家文化发源地鲁国有着建置和境域上的结缘。
  春秋时期,儒家思想创始人、至圣先师孔子门下的多位高足,如曾点(字皙)、曾参(字子舆)、仲由(字子路)、闵损(字子骞)、原宪(字子思)、澹台灭明(字子羽)等,都籍于或定居于鄪,均是七十二贤中的佼佼者。其中,曾参,后称“宗圣”,闵损,后称“笃圣”,在大城殿奉祀孔子,分别被列为四配之一和十二哲之首。1984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帮同志到临沂视察时,曾问费县县委主要领导,费县有孔子的两位高徒是谁?即指曾参、闵子骞。在古代费县载入《祀典》的“先贤祠堂”即有“三贤祠”和“闵子祠”。“三贤祠”在县西南境关阳镇义学内,祀宗圣曾子、言子子游、澹台子子羽;“闵子祠”在县东北闵家寨,祀笃圣闵子。曾子、闵子等籍于或居于鄪的孔子多位高徒,都为孔子儒学思想的形成、发展和传承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因此,费县自古亦有“圣人化行之邦,贤人钟毓之地”和“儒家学道名区”之称。就连《论语》中的众多历史掌故,诸如“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堕三都”、“三分公室”、“祸起萧墙”、“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升堂入室”、“鸣鼓而攻之”等等,皆源出于鄪地。孔府石刻《孔子圣迹图》有两幅有关鄪地的内容:一幅《羵羊辩怪》,是记载季桓子在鄪城挖井时挖出怪物,硬得象岩石,有兽的形状。派人去问孔子,孔子说:“万物各有各的精怪,土里的叫羵羊。这就是羵羊吧。”至今在古鄪城遗址尚有《季桓子井》和《季桓子得羵羊之井》两通石碑为证。一幅《礼堕三都》,源于“堕三都”掌故,记载孔子任鲁国司冠时,季孙氏的鄪城、叔孙氏的郈城、孟孙氏的郕城三城规模超过国都,鲁定公采纳孔子主张,下令“堕三都”之事。今古鄪城遗址已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费县儒学教育载体丰实
  (一)儒学,亦称县学
  县学,是旧时儒学的分称,元、明、清三代专为生员读书所设的学校,分府学、厅学、州学、县学、镇学、卫学。县级称县学。儒学的学习科目,即儒家所倡礼、乐、射、御、数。旧时因儒学与孔庙密不可分,各级儒学皆设于孔庙后院,故习称其为“学宫”。
  据光绪《费县志•学校》载,学宫,在慕曾街东,创建历史已久,宋金之际毁于兵燹,皇统间县尹颜某即故址重建。《学宫图》主线有明伦堂、大成殿及东西两庑和名宦祠、乡贤祠。主线东侧为教育署、训导署、节孝祠、崇圣祠。
  光绪《费县志•祀典》载:大成殿,正享:至圣先师孔子;四配,复圣颜子、宗圣曾子、述圣子思子、亚圣孟子;十二哲:先贤闵子(名损、字子骞)、先贤冉子(名耕,字伯牛)、先贤冉子(名雍,字仲弓)、先贤宰子(名予,字子我)、先贤端木子(名扬,字子贡)、先贤冉子(名求,字子有)、先贤仲子(名由,字子路)、先贤言子(名偃,字子游)、先贤卜子(名商,字子夏)先贤颛孙子(名师,字子张)、先贤有子(名若,字子若)、先贤朱子(名熹,字元晦)。以上正享、四配、十二哲的塑像尺寸、追封和享、配年代均有说明。
  大成殿东西两庑 ,分列“先贤”和“先儒”。“两庑先贤”七十七人,“两庑先儒”七十人。上为乾隆十八年定制。从祀贤、儒东西互列,寓先后于对待之中。自后,增祀不一,移易无定。
  崇圣祠,正享:肇圣王木金父公(中),孔子五世祖;裕圣王祈父公(左),孔子高祖;诒圣王防叔公(右),孔子曾祖;昌圣王伯夏公(次左),孔子之祖;启圣王叔梁公(次右),孔子之父。配享:先贤孔氏孟皮(东一之上),孔子之兄;先贤颜氏(东一),颜子之父(名无繇,字季路);先贤曾氏(西一),曾子之父(名点,字子皙);先贤孔氏(东二),子思子之父(名鲤,字伯鱼);先贤孟孙氏(西二),孟子之父(名激,字公室)。从祀(略)。
  “释奠仪”对大成殿、崇圣祠的祭祀时节、正享、配享、从祀、两庑的祭品等级、数量、祭器、乐器和祭祀程序、释菜仪、上香仪、典仪赞、乐章、佾舞、祝版祝词等,都有明确的规范和记载。
  大成殿和崇圣祠在县城所占的重要位置及祀典礼仪的规范,说明崇孔崇圣在旧时费县政权制度和意识形态领域中的重要地位。
  从费县旧城的街巷名称,如宗鲁街、通济街、瞻蒙街、玄歌街、慕曾街、儒林巷、弘仁巷等和县城“四门”名称,北曰“瞻蒙”,东曰“望沂”,南曰“映文”,西曰“仰圣”,既标明了费县宗鲁、通济、瞻蒙、望沂区位文化特征,又体现了费县与民族文化崇儒、仰圣、慕曾、弘仁的深厚内涵。
  据《临沂地区志•教育卷》载,旧时费县县学12处,学田270亩,仅次于兰山县。
  (二)书院与义学
  史载,元初,朝廷诏令:“先儒过文化之地,名贤行经之所,好事之家,出钱粟瞻学者,并立书院”。此后,各地名人足迹所至之处和望族集居之地建起书院。初,书院多系私立,至明代,官办者渐多;后多系官办。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五月,清廷诏令,改书院为学堂。各级书院以练习儒家经典为主。
  据旧志载,费县自元代起,先后创建8处书院。其中县城1处:崇文书院;其他地方7处。
  旧县志载,考宋建昌洪文抚创书舍,是为文学之始。明太祖洪武八年,诏立社学以教民间子弟,英宗正统元年,令各处提学官及司、府、州、县官,严督社学,不许废驰。清康熙五十二年,准各省、府、州、县多立义学。旧志记有21处。
  (三)私塾
  费县兴办私塾历史悠久,至清末相当普遍。废科举、兴学堂之后,清政府虽对私塾采取限制措施,但仍在乡村盛行。民国初,政府下令取缔私塾,倡办新学,各地采取一些限制和改造措施,但私塾仍是乡村的主要教育形式。私塾的学习内容大致分为三部分:识字阶段诵读《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庄农日用杂字》;读经阶段诵《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诗经》、《易经》、《礼记》、《春秋》、间以《千家诗》、《幼学琼林》;为文阶段诵《古文观止》及其他经、诗、子、集,习写八股文章与律诗。据《临沂地区志》教育卷载,《山东各县乡土调查录》统计,当时区内(今临沂市范围)尚有私塾1846处,其中费县380处,占全区1/5以上。
  以上资料表明,费县自古受“学而优则仕”思想影响之深,历代重视儒家教育,正如清《费县乡土志》载,“科举未停时,乡民以入士籍为荣,小康之家皆延师课子弟。每学使将按临,应县、府试者,动至千余人”。据《临沂地区志》教育卷载:1835——1904年沂州府考中进士简表统计,全州共考中进士55人,其中费县10人:王嘉麟、王介福、李焜、王殿麟、贾汝谦、杨佑廷、王肇修、王景禧、王肇敏、庄清吉,加上未统计在内的刘淑愈(幅军起义军师)共11人,占五分之一。
  费县是琅琊颜氏发祥地
  复圣颜子,名回,字渊(一字子渊),是孔子的第一大弟子,世称复圣,颜子思想是儒家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广义的颜文化与儒文化一样为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据有关资料记载,颜子的父亲颜无繇死于战乱,葬于费县诸满。费县又是后来琅琊颜氏发祥地,对颜氏家族和颜文化的兴旺发展起了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
  据明《陋巷志》记载:春秋时期,颜氏为鲁国望族。颜氏自二世颜歆至七世颜岵为鲁国大夫。战国至东汉末七百余年间,颜子后裔人丁并不兴旺,从颜回至二十二代孙颜亮均记为单传。二十三代孙颜敫生二子颜斐、颜盛。颜斐为京兆尹,居于鲁(今山东曲阜),生二子,长子颜鲁、次子颜欢,俱无后。颜盛字叔台,又字叔震,汉末时任尚书郎,仕魏,历任青、徐二州刺史,赐爵关内侯。魏文帝黄初年间,任徐州刺史时,携眷属由鲁(曲阜)徙居琅琊临沂定居,代传孝恭,因号其居孝悌里(今费县诸满)。因颜敫之长子颜斐二子颜鲁、颜欢俱无后,故颜盛继嗣为宗,又为徙居琅琊孝悌里的颜氏第一代,从此有“琅琊颜氏”之称,是为琅琊颜氏始祖。据《曲阜颜氏总谱•颜氏宗传总论》载:“琅琊颜氏之传,自复圣祖以下单传者二十二世,至二十三代祖敫公,乃有二子,曰斐、曰盛。斐公二子鲁、欢失传。自是之后,颜氏子孙皆盛之后矣”。
  颜盛生有四子:颜钦、颜曾、颜兴、颜士光。长子颜钦,字公若,随父居孝悌里,为琅琊颜氏二世祖。颜钦生有七子:颜默、颜平、颜协、颜雅、颜闵、颜永、颜考。长子颜默,生于孝悌里,为琅琊颜氏三世祖。颜默生有三子:颜畿、颜辇、颜含。长次无后,以颜含为宗,为琅琊颜氏四世祖。
  新编《陋巷志》载:“颜氏居琅琊临沂(孝悌里)历四世,约八十年,至西晋时,已成琅琊望族。故颜氏后裔,不论迁居何处,多以此为郡望,称‘琅琊颜氏’。”公元307年,颜含随琅琊王司马睿过江,徙居建邺(今南京)之长千里,又为侨居江南颜氏始祖;颜含传九世至颜之推,颜之推入隋仕于长安,成为关中颜氏始祖。后周时,颜之推八世孙颜旻率族人回归东鲁。五代时颜旻长孙颜文威隐于鲁之峄山。后周广顺二年(公元952年),颜文威长子颜承祐由峄山迁回曲阜故里。
  因此,颜盛不但是琅琊颜氏始祖,而且是江南、关中乃至海内外的颜氏始祖。史书记载颜含为华县人,是因汉代孝悌里属华县。其后人如刘宋颜延之、颜师伯,北齐颜见远、颜之推,直至唐代颜师古、颜杲卿、颜真卿,都称自已是“琅琊临沂人”,皆因华县废后,孝悌里(今费县诸满)一带曾隶属古临沂县的缘故。因此,自颜盛之后的颜氏后裔,自称“琅琊临沂孝悌里人”皆为今费县(诸满)人。正如临沂人民广场颜真卿雕像碑文载:“颜真卿祖籍琅琊临沂(今费县)人。”《临沂地区志》(1541页)载:“颜真卿祖籍琅琊孝悌里(费县方城诸满村)”。
  颜含亦为过江百族之一的颜氏南迁后,仍有部分族人留居孝悌里(诸满村)。据宋元祐七年所立鲁公庙碑和清《沂州府志》、《费县志》均记载:“宋元祐时鲁公十一世孙安上,犹居诸满村。”后来居于诸满村的颜氏族人逐渐迁居县内多处和周边县区。至今,费县仍有颜家庄、颜家埝、颜家围子、颜家圩子、颜家峪、颜耿等许多村庄皆为颜氏后裔聚居地。
  费县历代颜氏名人辈出
  颜氏家族自颜盛徙居琅琊孝悌里(即今费县诸满)之后,开始人丁兴旺,而且人才辈出。按历代地方志凡例,均为本籍名人立传。查阅新编《陋巷志》,陋巷颜氏自一世颜回至24世颜斐,只有颜回、颜文姜、颜异、颜驷、颜安乐、颜斐6位人物传纪。查阅清光绪《费县志》,自琅琊颜氏始祖颜盛之后17世中,就有颜盛、颜含、颜延之、颜师伯、颜腾之、颜见远、颜协、颜之推、颜师古、颜昭甫、颜杲卿、颜真卿等人物传纪和简历20余位。费县历史上、也是颜氏家族历史上唯一的一名状元,即顔康成。清光绪《费县志》载:颜康成墓在县东四十五里孝悌里东二里许。康成以唐永徽二年殿试第一人及第,擢科太子舍人崇文学士。俗云“状元坟”者,当即此。单从旧县志人物传文言文篇幅看,颜含传1400余字,颜延之传7000余字,颜之推传3600余字,颜师古传1200字,颜杲卿传3400余字,颜真卿传4200余字。这也足以说明其人物业绩、思想学术的重要地位。这些颜氏家族中的多位名人堪称为大儒、硕儒、为颜文化、儒文化和民族文化做出了突出贡献。比如颜含的孝悌德行、清廉品质和《靖侯成规》堪称古代孝悌廉洁的典范;颜延之的《庭诰》之文,为子弟设计处世方针,对颜氏弟子影响颇大,他本人“好读书、无所不览,文章之美,冠绝当时”;他与谢灵运并为南朝宋文坛领袖人物、著名诗人,世称“颜谢”;又与谢灵运、鲍照被后世称为“元嘉三大家”;颜之推一生著述甚丰,其《颜氏家训》被称为南北朝史学名著,在颜氏家教中起了巨大的作用,颜之推的三个儿子颜思鲁、颜愍楚、颜游秦,四个孙子颜师古、颜相时、颜勤礼、颜育德都很有名气。尤其是颜之推的嫡长孙颜师古,更是唐代最著名的音韵学家、训诂学家和文学家,颜之推曾孙颜昭甫、玄孙颜元孙、颜惟贞均属名家,之后有名的更多,尤以“颜氏三卿——颜真卿、颜杲卿、颜春卿更为显赫”。
  颜杲卿、颜真卿为维护大唐统一,先后为抗击安禄山叛乱和抵制李希烈叛变,以身殉国,分别被追封为“忠节公”和“文忠公”,并称唐代“双忠”,其刚正义烈、宁死不屈的精神,堪称历史上的忠烈典范,对后世的岳飞、文天祥、杨家将、左宝贵等一代一代的爱国忠良都有重要影响。文天祥在颜真卿殉国600年以后《吊颜鲁公》(见清光绪《费县志》卷十 人物(一))凭吊长诗,字里行间表达出他对颜真卿兄弟无体投地的敬佩。颜真卿既是一位政治家、军事家,又是中国书法史上继书圣王羲之后而且唯一能与王羲之并驾齐驱的伟大书法革新家,他独创的“颜体”,把楷书推向了书法艺术的顶峰,堪称楷体“书圣”,所以苏轼评价说:“诗止于杜子美,书止于颜鲁公”。颜真卿被称“热血书法家”,他的《祭侄文稿》也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他在书法艺术上的贡献也是其他人不能与之比拟的。
  费县琅琊颜氏古迹文物遗存众多
  费县历代留下了琅琊颜氏始祖颜盛至颜真卿的众多文物古迹和纪念物。颜盛及子颜钦、孙颜默、曾孙颜畿、颜辇等卒后均葬于孝悌里(诸满村)北1.5公里,因称“颜林”,是为琅琊颜氏祖茔。《陋巷志》、《沂州府志》、《曲阜颜氏总谱》及临沂和南方各地颜氏家谱均记载:颜盛“葬临沂县西七里,今属费县。”西晋末,颜盛曾孙颜含南迁后,留居诸满的颜氏后裔仍以此为墓地。至唐代,在孝悌里东二里的颜家城(今华城村)东有“状元坟”即顔康成墓。颜杲卿,颜真卿殉国后,颜氏族人又在祖茔建“二颜墓”。北宋元祐六年,哲宗“诏沂州费县颜真卿墓载入祀典”(《宋史•礼志》)。元祐七年,“诏禁樵采”。至明代,护林和徙居人户增多,遂成村,取名“颜林村”。“文革”中颜林古柏、巨冢、墓碑被毁(在颜盛及其子孙墓中有出土晋代泰始年间和永嘉年间墓砖),墓地院墙仍保护完整,1997年在原址修复颜盛及颜杲卿、颜真卿三墓,新立《颜林》、《万古流芳》碑和颜盛、颜杲卿、颜真卿墓碑。2003年,临沂市人民政府将费县颜林公布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费县除方城镇颜林——颜氏祖茔外,迁居县内颜家埝、颜家庄村等处的颜氏后裔均建有林墓,至今仍有多通清代颜氏墓碑,真实记载着琅琊颜氏在费县的谱系和繁衍。
  颜杲卿、颜真卿殉国后,子孙在祖茔建墓的同时,在其故里孝悌里(诸满)建“鲁公庙”祭祀,建“鲁公桥”以志纪念。宋元祐六年,鲁公庙由诸满迁至县城以来,并立《唐鲁郡颜文忠公新庙记》碑。该碑由曹辅、米芾二人撰文,邓 、秦观、米芾三人书丹,佳章妙书荟萃一石,实属千古绝品。宋朝之后,费县历经金、元、明三代战乱,但是县官均以守土之责,对鲁公庙不断修复。明永乐年间,建于庙北之村即以“鲁公庙”为村名,沿袭至今。清康熙四十三年,费县知县朱约以庙内实祀杲卿、真卿二公将鲁公庙改称“双忠祠”,建于诸满村的“鲁公桥”也更名为“双忠桥”。《颜氏双忠祠》载入费县《祀典》。《费县文艺存》收有:颜延之文三篇,诗十三首;颜之推文一篇;颜师古文一篇、诗一首;颜真卿文三篇、诗八首。颜真卿著有《颜鲁公文集》传世。
  费县颜氏文化研究成果丰硕
  为弘扬民族文化,深入研究琅琊颜氏文化,继承弘扬颜真卿的爱国思想和书法艺术遗产,促进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费县县委、县政府于1994年2月成立“费县颜真卿研究会”,笔者一直任会长,该会的简况后来已分别载入《颜真卿志》和新编《陋巷志》。
  费县颜真卿研究会成立以来,在县委、县政府的直接领导和上级有关部门的指导下,积极开展了一系列宣传、挖掘、研究颜氏文化和对外联谊工作:一是协助县里制定费县琅琊颜氏发祥地开发和颜真卿研究规划,并列入全县旅游开发和城乡文化建设的总体规划,逐步付诸实施,使“颜真卿故里游”成为沂蒙历史文化名人游的重要组成部分。多次接待国内和日本等国书法团体来费县参观考察。二是组织挖掘、征集、整理、撰写了关于费县琅琊颜氏发祥地、自琅琊颜氏始祖颜盛至颜真卿的大量史料,形成《颜真卿故里考》等数十篇论文,为全国颜真卿学术研讨会奠定了理论基础,为上级文史书刊和对外宣传提供了有价值的史料。三是建塑颜氏名人雕像。先后在县城和颜林村建起颜真卿大型汉白玉大理石雕像和大型花岗石“双忠”雕像。四是修复了《唐鲁郡颜文忠公新庙记》碑,同时整理出版了碑帖。五是协助和指导方城镇人民政府修复了孝悌里、颜林有关部分古迹。六是会同山东省人文自然保护与开发促进会、山东省历史学会、山东省史志办公室、临沂市社联,于1997年9月在费县成功举办了“首届全国颜真卿学术研讨会”,出版了论文集《翰墨忠烈颜真卿》。七是组织县志办会同临沂师院两位教授和省志办共同编纂出版了中国第一部《颜真卿志》。八是与国内外颜氏宗亲组织建立了密切的联系与交流。先后接待了全国各地颜氏后裔到费县琅琊颜氏发祥地考察寻根和颜林祭祖活动。会长到新加坡、马来西亚两国颜氏公会访问,带团连续出席第七、八、九、十届世界颜氏联谊大会,进一步加深了费县琅琊颜氏祖居地与颜氏后裔的密切联系与友谊。九是大力开展颜体书法培训和展赛活动。利用多种形式在全县倡导“弘扬鲁公精神,普及颜体书法”活动,组织和指导越来越多的老中青书法爱好者研练以“颜体”为主的书法活动,努力把费县办成颜体书法培训基地,先后举办两届颜真卿故里书画展,2004年起,费县县委、县政府与经济日报社等单位联合举办六届“全国颜真卿故里书法大赛”,四届“中国县域文化论坛”,向国内外叫响“中国有个颜真卿,真卿故里在费县”的品牌,大大提高了费县的对外知名度和影响。十是广泛开展了对国内外的宣传和联谊活动,扩大了费县在国内外的知名度。2009年10月,费县县委、县政府又决定成立颜真卿研究院,同时创办《颜真卿研究》院刊,把颜真卿研究推向新的阶段。
  (注:原费县包括今平邑全境,1946年划出平邑县,文中古代费县有关名人如曾点、曾参、仲由、原宪、澹台灭明、左宝贵等今已属平邑,有些地名今已属平邑。) 
                                                                                           作者:魏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