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事件
浏览次数:3800 发布时间:2011-09-13

红袄军刘二祖血战大沫崮
  
  十三世纪初,金朝的辖地日削,女真贵族和各族地主阶级对农民剥削压迫,日益严重。山东、河北农民纷纷起来反抗,起义军身穿红袄,被称为红袄军。较著名的河北有周元儿,山东有益都杨安儿,潍州有李全,沂蒙山区的有刘二祖。
  刘二祖里居不可考查,率部转战沂州西部山区,最后占据大沫崮。据《汉语大词典》载:大沫崮,山名,一名柱子崮,在山东费县西南。金宣宗贞祜三年(公元1215年),红袄军首领刘二祖与金兵大战于大沫崮,失败被俘,就义于此。见《金史•宣宗纪上》。
  这个柱子崮不在新庄镇之北,而是在古武城西山南城山。南城山顶有数崮,分别名为大苍山、小苍山、孝子山、富贵顶、印盒山数峰。这些峰顶山头还有另外名字,如孝子山叫柱子崮,印盒山叫漏明崮,富贵顶又叫“佛观顶”。
  金朝南下时,当地居民躲入此山顶部较大的一个崮避难,侥幸未遭兵乱,下山后感谢佛爷保佑,故请工匠在南门雕刻佛像数尊祭祀,因此叫佛观顶。如今转战南北的刘二祖看到此地势险要,于是占据山寨,同金兵作战。
  经过数次血战,刘二祖在山下被金兵杀死,其部将分散突围,其中孙帮佐和张汝楫被迫投降,每人赏给五品职衔。授给张当楫为东平府同知;孙帮佐为益都府同知。张汝楫不甘心投降,遣心腹暗中联合孙帮佐造反,孙帮佐杀其使者,派人报告山东西路宣抚副使光颜弼,光颜弼屠杀张汝楫及其同党万余人,光颜弼和孙帮佐各官升一级。
  杨安儿失败战死后,其部由妹杨妙真率领,后和李全部在今莒南县马耆山会合,两人结为夫妻,合为一军。后来李全不顾杨妙真劝说,投降南宋,被称为“忠义军”,发给粮饷。刘二祖的另外两个部下,一个叫彭义斌加入李全部,另一个郝定自成一军。
  就在张汝楫被杀当年四月,郝定等联合其他各部红袄军,一齐进攻临沂、费县,攻克滕县、兖州、单县、莱芜、新泰等十余县,使各地道路不通。金兵再次动调大兵围攻,沂州方面红袄军失败,郝定率部作战失败被俘,山东行省用囚车把他拉到京师献俘杀害。
  红袄军的武装斗争,沉重地打击了金王朝的统治,但是由于各部首领反复叛降,严重削弱了红袄军的力量,使百姓徒受战乱之苦。
  
[PAGE]  
  回族迁入梁邱街
  
  回族迁居费县梁邱主要在清代。据清朝同治十年梁邱庠生萧韶《遵古源流》记载:“梁邱一区,共有数姓,米氏、张氏、杨氏、于氏、魏氏、陈氏、赵氏,凡此庶族,来兹土者虽不一,其人要皆西域之名族,主圣之教泽也。”
  光绪十二年,郡庠生米又芾作《米氏七家世次碑》记载:“梁邱镇米氏先世,齐河县米砦人也。乾隆年间,祖居于此。厥后相继而来者盖七家。然虽期功难溯,皆一脉传也。初履此时,力棉不能置茔地。于五十六年,公买李姓地一区,计壹亩九分,各分昭穆、安丘垅焉。”
  碑文说明梁邱米氏最早是从齐河县米家砦迁入费县。据调查,先在米家坡安居,因山高岭薄,土匪肆扰,遂搬迁梁邱镇,筑围子定居。其后,魏氏自济南党家庄迁来;陈氏自济宁迁来;张氏自黄河北张家大庄迁来,先到滕县,又迁梁邱。
  光绪年以后,又有沙氏、马氏、周氏相继而来,共有数十姓。至今已经有2000多人口。
  
[PAGE]  
  孔家汪剿除土匪张继先
  1919年4月下旬,田地里的小麦已经熟了,农民正忙着整理打麦场。这一天,太阳刚小晌午,梁邱西南孔家汪村,就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两个小时之后,就见许多尸体被运往北河沙滩,掘坑深埋。一大队官军骑马走出村庄,高歌凯旋,返回临沂。两个农民换挑着几颗血淋淋的人头,头上还垂着滴血的发辫——这就是官军精心设计的诱杀马子一场鸿门宴,挑着的是招安被杀的张继先首级。
  张继先,家是今芍药山乡小庵子村人,是民国初年费县南部较著名的人物。小庵子村原有庙宇,住着几十口子火居道士,他们的庙地要有人耕种。张继先父辈就是来当干活的,家中十分穷贫。
  张继先细高个,白面皮,大辫子,最先在小庵子庙会上来局赌博,交结四外“猾子”为朋友,他吃着马庄、刘井两个集上的行,据说有人丢了东西,找到他就能查找回来,他加入“家礼”教,有很多徒弟。后来逐渐被推为老大哥,形成一股“吃大户”的社会势力,专门讹诈大财主钱财为生。他们的手段还是清朝末年幅党那一套:“犋牛顷地你种田,瓦屋楼房该我的钱”。
  他开始骑着毛驴赶集,特别是在苍山刘井集上很有势力。后来手下人作了事情,都找他摆平,最后终于自己也蹲不住了,只得拉起一伙人为马子。既有一伙人就得吃饭,于是派人到各村庄讨要,叫做“喊泉子”。他向穷人要饭吃时,标准很低,他的手下人吃的很孬。至今南部山区还传唱歌谣:
  张继先,喊泉子,
  糊豆面子豆钱子。
  张继先在泉庵子是独门独户,他回到家里,村里有些穷苦青年要跟着他干,他说:“你们可别干,这一行不长久,我是没办法了才走这一步。”于是本村没有参加的。
  鲁南地区自1917年患旱灾、疾病,民不聊生,青壮年许多都沦为土匪,山东代督张树元电告北京政府,把全省划为五个“治匪区域”,并于1918年5月13日宣布全省戒严。张继先并不停止,11月间率部从山区进入临沂县北部,抢劫数十村庄,杀82人,然后返回老巢。临沂驻军无力阻止。
  1915年,临沂驻军沂防营改编为山东陆军第五混成旅,原沂防营统领张培荣任旅长,所辖兵力编为3个营,其中有一个马营。有个叫张华亭的营长手段特别厉害,1916年2月,他在临沂县鲍家庄击毙抱犊崮杆首王为,得到上司重用奖赏。于是又专攻张继先。他采用诱降方法,派一个姓刘的人告诉张继先说:“你不是吃不上饭吗,过来后有你的饷,有你的官当。”
  1919年春天,张继先和梁邱西山峪的张六年等五六人准备投降官军,带领众数百,准备一起招安当兵吃饭,地点在孔家汪。
  孔家汪原有高大土围墙,四角设有炮楼,有四个大门,一条东西大街。本村大地主是李以锦的父亲,叫李家宜。李家宜曾经当过活沟社社长,西山峪张六年“闯光棍”时候,有众200多人,和他相勾通,官府屡次叫他逮张送官,李总是说办不了。这次土匪主动招安,谈判,双方同意地点设在孔家汪最全适。
  张继先和张六年不知是计,穿着大褂绫衣,带着护兵,别着手枪,从营子村向孔家汪进发。东大门外是一块场地,只见有几块草苫子苫着东西,张继先和张六年不以为意,把队伍交给别人放在场里,他带领亲随急忙进入东大门。
  张继先和张六年一前一后进入东大门,诳进李家客厅,一进门就被伏兵捉住,身后进来的护兵进一个绑一个。突然,有几十人一块挤进来。官兵来不及上绑,马子发现上当,立刻把他们冲散,顺街向西冲锋,来到土围跟前,一齐推倒围墙,向外逃窜。
  东门外的队伍被官兵所指挥,先命令把枪支架起来,再命令齐步走,离开枪支。突然,草苫子揭开,数挺机枪响起来,赤手空拳的马子纷纷倒地,当时死了五六十口,其余四散窜奔。
  张继先和张六年等五个首领人物被五花大绑,牵到大街碾台跟前。张华亭由陈家宜等人陪着走过来,说:“大当家的,今天咱不客气啦!”张继先双目圆睁,大骂官军不仗义。
  张华亭嘿嘿冷笑,示意手下人把五个人头按就碾台上一齐砍下,准备送临沂报功,然后吩咐全村搜查,并叫李家宜派人到北沙河挖坑,准备埋尸。
  官军在孔家汪各家搜捕,有躲藏在人家的,拉出去一律砍头,不问清红皂白,叫做斩草除根。据说有一个小青年马子,危急之时躲到一家老妈妈之家,老人把他藏在柜里。事过几天平静后,这个青年逃出来,慌不择路,南下到了安徽,在那里拉大锯吃饭,他忘不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刻和救命恩人孤老妈妈。
  恰好有一个费县人到此地做买卖,相谈之后,拿出两块银元,托他回乡交给那个老人,作为救命之报。
  [PAGE]  

  袁永平攻打梁邱圩子
  
  1928年冬某月14日,小刀子会首领袁永平及石井王云济部众数千人围攻梁邱街。梁邱围墙设有四门:北曰望岱,西曰崇圣,东曰临沂,南曰。小刀子会员头脑迷信,大冷的天脱光上衣,到河里洗澡,然后喝上符子,挥舞刀枪爬墙进攻。围主指挥村民把狗血、污物兜头外泼,奋勇反击。
  当地驻军一个营不敷使用,只能防守营垒,不敢出击,致使部分农民房屋被烧毁。危急时刻,滕县团部总长率部来支援,至十八日,包围梁邱已经四天的袁永平只得向南撤走。
  袁永平,字秩臣,临沂红枪会首领,原是临沂县八区底阁村(今属枣庄)人,生于富豪之家,在临沂县立高等小学时参加同盟会。1916年10月因运动山东新军,在台儿庄被捕入狱。
  1925年3月特赦出狱后,又联系侯六合等人,以反“奉”为号召,在临沂西南部组建“红枪会”农民武装,到处攻打围寨,实行“杀富济贫”,当时农民称其武装为“小刀子会”。
  [PAGE]  

  山东省委借路梁邱
  
  1938年夏,以邹县申宪武为首的土顽纠集当地反动势力,向驻扎南塘一带的中共鲁南特委领导的鲁南人民抗日义勇队进攻。敌众我寡,形势危急。
  郭子化经研究决定,派遣义勇军总队政治部主任王见新北上蒙山,请求山东省委和第四支队增援。当时,中共苏鲁豫皖省委书记郭洪涛正带领部队驻扎蒙山一带,当即决定率部南下。
  7月中旬,郭洪涛率领省委机关大部和第四支队第二团、第三团一个营,还有山东抗日军政干部学校学员由平邑县仲村出发。一夜急行军到达滕县东部冯卯和高庄等村,立即对顽军进行反击,并在当地进行抗日宣传工作。由于当地形势不利,省委和四支队准备返回鲁中,并通知义勇总队东撤回抱犊崮一带山区。
  8月20日,省委向北一路在八里沟遭到白彦、孙鹤龄部伏击,激战一日夜,只得返回长城村,通知鲁南特委想法护送。当时义勇队已经向东撤退至王徐庄,得悉省委被围,急忙修书一封,派王见新速去费县诸满,找国民党临沂专员张里元,由于郭子化和张里元统战关系较好,决定请他为省委借路。
  王见新带着通讯员来到费县城东门外,吃过中午饭,准备过河去诸满,巧遇国民党省政府秘书、地下党员,郭子化的老朋友杨希文,相谈之下,知道张里元不在诸满,甚是着急。
  于是一同回到费县城里,去找张里元部二旅旅长郝去溪。国民党费县县长刘子元听说省府秘书驾到,急忙迎接,郝云溪还设便宴招待他们。此时,由杨希文介绍各自身份,并把郭子化写给张里元的借路信交给郝云溪看。郝连忙答应照办。饭后他还要求王见新给自己部下作报告,王见新心急如焚,借故谢绝。督促他以张里元名义给辖区内各地主武装写放行信。
  次日,王见新手持“放行信”原路返回,并沿途说明情况,立下口头协定:八路军路经贵地,各不相扰,请通告乡里勿误。
  王见新直接奔长城村找到省委汇报,省委立即派干校学生王力生(家是地方街),先行到白彦、梁邱通知迎接,以部队不入村为首要条件,达成协议。并联系了当地地下党组织迎接。
  据王力生回忆录记载:“我由省委驻地步行百余里,到了费县的梁邱,找到了以当小学校长为掩护的共产党员魏立久同志,从他那里了解到,关阳司以东不再是孙鹤龄的势力范围。我们计划:我军由滕县进入费县境内后,绕道白彦河南岸。第一天可在关阳司和梁邱之间的村镇驻下,第二天,再走80里,即可到达费县县委驻地——地方镇。
  我们研究后决定:由魏立久同志派一名政治可靠并熟悉道路的同志,扮成小商贩,带上我给郭洪涛同志写的情况报告和行军路线图,用最快的速度送交省委,并兼作向导,带部队向费县境内转移。布置妥当之后,我就于次日急速赶到地方镇,向县委书记刘次恭汇报情况”。
  第三天,王见新省委巡视团主任身份带省委向费县地进发。其中干校一路行走在白彦大街时,孙鹤龄还大发脾气,埋怨队伍带枪进了村子。学员不理他,继续前进,由黑风口一带进入蒙山前地方村。
  郭洪涛所率一路黄昏时走到孔家汪村北。此村是国民党区长李以锦家,有人走进入村小道,引起枪声。郭洪涛顿时着急,大声喊:“见新同志!这是怎么回事?你这个路是怎么借的?”
  王见新急忙进村找李以锦问:“你们怎么打起枪来呢?”李以锦就说:“你们怎么走了进村的小路,应该从村北边大路上转过去!”双方误会消失,李以锦就派人上山通知停止打枪,队伍继续前进。
  省委一路到达梁邱后,郭洪涛等主要领导人进村食宿,队伍在村外宿营。当时有围墙,部队就住在村南树林河滩上。这时魏立久等地下党员,组织部分民众送茶送饭,梁邱老百姓头一次见到八路军纪律严明,至今老人赞不绝口。
  第二天拂晓,郭洪涛率部向费县城进发,受到刘子元和郝云溪部接待,并在此召开了县委书记以上的干部会议,郭洪涛作了《目前形势及苏鲁豫皖边区省委当前的任务》报告。
  [PAGE]  

  梁邱九支队武装
  
  1938年春,为抵抗日军侵略,国民党第五战区总司令李宗仁任命鲁南地方武装势力,统一编为“抗日支队”,梁邱区长李以锦所部联庄会武装被编为“第九支队”,李任支队司令。
  支队下辖三个大队:第一大队由梁邱人李以信为队长;第二大队由埠下村人冯伯龙为队长;第三大队由苗庄人(今属平邑)王太坤为队长,另设特务连等。
  1939年秋,日军侵占梁邱街,并在中心地段修建据点,派兵把守。李以锦只得率部退守梁邱东南的北张庄,以本村地主、国民党员张德元为支队副司令兼参谋长,司令部安设张德元家中。
  1941年春,国民党山东省第三区专员张里元统一整编辖区武装,把“第九支队”编为“鲁苏战区游击独立第二十一支队”以后又扩编成第七纵队,李以锦任支队司令。该队有1000多兵众,统治着埠下、新庄、石井、梁邱一带山村。
  他们设立区、乡、村三级政权,按人口地亩征粮收税,并印制钞票发行、流通。还同活动此地的共产党游击队经常磨擦,参与袭击八路军战士,制造“马口事变”等,成为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顽固派队伍。
  1943年秋,八路军消灭盘踞柱子村的刘黑七,已经投靠伪十军荣子恒的李以锦驻在刘庄,当时担任大队长。他害怕被歼灭,连夜率部向东投奔王洪九,被编为王部第三十一支队,任大队长,部队驻守花园村。
  1945年8月中旬,八路军包围花园村,李以锦带领的队伍全部跨散。(参见人物)
  [PAGE]  

  回民中队武装
  
  1938年初,日军进逼临沂,梁邱街回民爱国青年、地下共产党员魏宗唐,字立久,响应中共鲁南特委号召,在家乡组织起一支15人的抗日武装。为了招兵买马扩展队伍,他把自己的土地先后卖出20多亩,用来购买枪枝弹药,使抗日小分队发展到50多人。
  1939年秋,日军入侵梁邱街时,魏立久事先带领回民抗日游击队联系平邑米栻民,到梁邱东岭阻击敌人,掩护村中群众向山里转移,然后进入北面老虎山打游击。
  1940年2月,费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县长韩文一任命魏立久为梁邱区区中队长,带领抗日游击队在老虎山、明石塘、由吾一带活动,采用灵活方法打击日伪军。该部曾参加配合一一五师围攻天宝山消灭叛军廉德三的战斗,受到主力部队首长赞扬。
  1941年初,回民抗日小分队升入费南县武装大队,先后参加了凤阳、唐村、郑城、林等处重要战斗。魏立久牺牲后,部队编入主力部队。
  [PAGE]  

  国成祥武装抗日游击队
  
  国成祥是梁邱街东南南庄人,家庭贫苦,没有土地,只得依靠撵驴贩卖食盐维持生活。抗战爆发后,国成祥奋起抗敌,他把毛驴卖掉,买了一棵盒子枪,带领全家,组织了几十人的武装,自名抗日小分队,拉到山上打游击。
  后来率部参加中共四县边联抗日武装,被编成蒙山支队第三大队,他担任大队长,队伍发展到100人左右。主要活动地点在峄县北部和郑城、天宝山、泗延、赶牛路一带,后来与其他地方武装合编入鲁南军区特务团。参加了许多中、小型战斗。
  抗战胜利后,国成祥自感年龄较大,于是离队回家,到梁邱街经营小商品,手下队伍分别参加了其他各行各业。
  
[PAGE]  
  白果树下的战斗
  日军在梁邱街安设据点之后,石井一带的边联县和滕费根据地抗日游击队只得从泉崮山两侧通过,狡猾的敌人为了分割抗日根据地,又在大安村立上据点,安上日兵一个小队,断绝了鲁南东西两地的交通。
  大安村在泉崮山东麓大道旁边,是进出滕县的山区门户。严重阻碍了山区游击队的活动,成为长在根据地的钉子。敌人也害怕被聚歼,规定碉堡里的日兵每隔3天,和梁邱据点的日军交换一次,并且补充粮食弹药,地点在两地之间的季作村东头大白果树下,风雨无阻,十分有规律。
  1943年10月10日夜里,闻名鲁南的老三团毕营长奉命带领二连战士,在当地游击队和民兵的配合下,提前在白果树周围设下埋伏:一排在右侧,二排在村东南树林里,三排在梁邱村南准备截断敌人的增援和退路。
  第二天上午10点钟,大安据点的日军一个班向北,梁邱据点的日军一个班向南,直奔季作村东大白果树下,进入包围圈内,只听大喊一声:“打!”三个排的战士一跃而起,同时向敌人发动进攻。
  只见从白果树上、从田地里的“秫秸攒”里,勇猛跳下钻出许多八路军战士,高声呐喊冲锋。日兵以为神兵从天降,顿时吓傻了眼,一时并不知道还枪。只是三个人一队,端着刺刀准备肉搏战。一排高排长率队从西面发起冲锋。他身高力大,第一个冲到白果树下,用刺刀一连刺死3个鬼子兵。其他战士两个人对付一个,展开肉搏。
  第二、三两个排里有许多新入伍的战士,冲到离敌人50多米的时候,见日兵不开枪,有点怯阵,立即卧倒在地,开枪射击。日军见八路军游击队卧倒,立刻开机枪射击,八路军副连长高文海和六班长中弹牺牲,还有几个战士负伤,其他战士怒火冲天,直冲向前,展开肉搏,日军机枪手见状惊慌,扛起机枪就向梁邱方向逃跑。
  激烈的战斗进行了半个小时,时间短促,速战速决,以绝对的优势兵力打了一个歼灭战。18名日军被打死17,扛歪把子机枪的日兵也被打伤,一路流血不止,逃回梁邱据点后,跌扑倒地而死。此次战斗,共缴获手炮一门,步枪10多支,望远镜3个。八路军牺牲3人,负伤8人。
  战斗结束后,当地群众前来打扫战场,热烈欢迎慰劳八路军的胜利。不久,大安敌据点慌忙撤走。一个月后,梁邱据点的日军也灰溜溜逃回费县城,抱犊崮根据地和天宝山根据地连成一片。
[PAGE]  
  梁邱街建立缫丝厂
  梁邱镇四面环山,旧时代山上多野生菠萝树,当地人有以此养蚕的传统。为利用开发荒山资源,费县政府于1956年在梁邱街马相谦酒店南院,安设缫丝厂一处,组织当地农民缫丝,赚钱补贴生产生活。
  全厂共有200多名工人,都是招收的当地青年农民,从厂长到技术员是请的莒县人。上班时候,每个人面前放一口小铁锅,把茧放在里面,找出丝头,边煮边摇线杼。
  产品主要出卖外地,或者换回商品,丰富供应本地。1958年大炼钢铁时候,大批树木被砍伐,山上菠萝树遭到严重破坏,1960年前后该厂停办。
  [PAGE]  

  梁邱镇成为民族团结先进典型
  梁邱街自古商贸发达,清朝中期开始迁居回民,在街面做买卖,各处穷人前来给财主打工生活的也不断在此落户,因此姓氏较多。解放前,回、汉两族村民能够团结御敌,保卫家园。抗战时期,能够同仇敌忾,抗击日军侵略。解放后,响应党的号召,走农业合作化道路,事迹突出。
  1957年9月,梁邱西村回、汉两族响应国家号召,成立农业合作高级社,取名“团结农业生产合作社一社”。该社社员虽是回、汉两族,但是团结一致,生产积极性高,受到上级重视和表扬。青年社长管连启被选派到北京参加“全国民族办社积极分子代表大会”。
  这次全国召开的大会到会代表才53人,山东代表仅四、五人,除费县梁邱1人外,尚有济南党家庄2人。会议18天。会议期间,代表们受到刘格平等领导人接见。
  文化大革命中,虽然有的地方闹派性,但是梁邱镇民族团结仍然牢固结
  1990年,临沂地区行政公署授予梁邱镇西村“民族团结进步先进集体”光荣称号。2001年,临沂市人民政府授予称号:全市民族团结进步先进集体。
  2004年11月,临沂市委宣传部、统战部、文明办、民族宗教事务局、民政局五家单位授予梁邱镇西村:临沂市民族团结进步模范村。
—摘自王有瑞著《梁邱春秋》,未经原书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