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谱牒
浏览次数:3834 发布时间:2011-09-13

历史人物
  李清平(1758—1815),字阶亭,兄弟三人,排行第三,大邵庄村人。其父李锡琮。
  李清平自幼性情颖异,读书时聪明机警,受到教书先生的器重,加意培养。少年时进县学读书,名声响震士林。于乾隆已酉科成为拔贡生。可是后来在考取举人乡试中,屡次不能成功,后被选为豫州州判职务。
  嘉庆七年,他因为军功升为安徽凤阳县知县,补授定远县。十六年,他在领导清理河道的工程中立功,被提升为知府,委署河南省南阳知府。十八年,他奉朝廷圣旨到陈州府放粮,赈济饥民。
  他为官清平,时常担心部下官员应付公事,于是常常亲自到民间察看疾苦。有利于民众的事,就大力支持;有损害老百姓的事,就坚决除掉。他办事如其名,善于判案决断,在他的辖区内,无有羁押监狱的犯人,没有冤屈的农民。
  在他陈州放粮时候,巡抚见他办事清廉公正,准备赈济完毕后委以重任,大展其才。不料千虑者必有一失,其妻弟王某随事府中,在放赈过程中有作弊行为,被人告发,朝廷派人前来调查。
  李清平怒其妻弟作弊,又惧朝廷追查,影响名声,逐吞金自尽。案事清查后,朝廷为他正立名声,诰授朝议大夫。家中为他立雕龙碑于墓。石碑至今竖立大邵庄村前。其子李汉谟,官知县。
  
  李焜(1806—1862年),字同雯、望甫,号茔川,荪泉。梁邱街人。曾任河间府献县知县,钦加五品衔,诰授奉直大夫。
  道光十二年壬辰科(1832年)中山东乡试举人,二十年庚子科(1840年)会试中第五名进士,当即被朝廷点为知县,历署成安景州安肃,实授献县知县。所在多惠政,尤加意士林,献县任内,纪文达公后人纪英迢颂以联,有云:
  为政无惭慈父母,愿公多得好儿孙。
  道光元年,他撰写《重修石龙山庙碑》,见于《费县志》。《李氏家谱》
  记载友人赠玉照三首,今择李樵一首以观其生平事迹。
[PAGE]  
  题赠荪泉刺史玉照(1)
  
  垂天云与出山泉,沾溉此邦已十年。
  试问畿南诸父老,无人不道使君贤。
  堤边杨柳又丝丝,山色空蒙似往时。
  读至补笙诗一卷,不禁怅触蔼然思。
  兴怀靡监盛唐风,亲舍迢遥在海东。
  一片飞云眷遐瞩,俨然又见狄梁公。
  正好扶摇万里搏,斯人那许恋云峦。
  分明一角龟蒙影,且当家山拄笏看。
  
  丁未如月清明有四日,二樵弟拜草
  注释(1):玉照指照片或画像
  
  李启健(1829—1889年),字顺之,自号萍踪道人,是清末县内著名文人。
  他自幼生活在书香门第,祖父是李松荫,父亲是李熙。李启健自小喜欢作诗写文章,有文人气质。长大后以恩贡生资格侯选直隶州州判,例授征仕郎。
  他虽然苦读好学,却屡次应考不中,于是灰心丧气,从此淡于科名。但是他擅长教学,热爱教育,县内学子都喜欢拜他为师,纷纷投奔门下,各地的财主都愿意请他到家里教读子弟。
  李启健遭受过重大家难,精神倍受打击。咸丰十一年春,幅军攻破关阳圩,妻李氏及3个儿子躲在木楼上,被点火烧死。李启健当时在外地教书,幸免于难,从此流离失所,四处教书度日。因行踪不定,因此自号萍踪道人。清同治八年,他在东固杨家教书,娶杨氏女为继配,晚年在家养菊花娱乐。
  地方街东固村在蒙山之阳,李启健曾登游蒙山,作叙事诗《游蒙山》,书稿保存在其兄李启绾家中。1904年有本县人赵葆常到李家从师读书,得《游蒙山》诗稿,由于敬慕他的才学,所以誊抄流传,至于今日。[PAGE]  

  这是一篇优美的叙事长诗,录之如下,供人欣赏:
  
  游蒙山
  
  近隔东蒙百余里,艳说东蒙秀无比。
  偏是求友到山阳,正值烽烟起山里。
  冬来始见烽烟销,争说山色半萧条。
  看山贵识山真面,不是寻春趁花朝。
  相将共携游山屐,云墨泼来何太剧。
  阵阵北风吹不开,睹面反失层岚碧。
  行行只叹山无缘,忽见日脚穿暮天。
  峭壁古松青千丈,半遮晴云露未全。
  石磴黄叶干欲碎,远杂流泉犬声吠。
  天半兰若媚夕阳,一缕茶烟出峰背。
  曲径几穿绕回栏,栏外烟浮竹阴寒。
  星落松梢声声彻,松间恨少月一丸。
  朝来石气澄清幽,更期身登最上头。
  蚕丛辟来皆蜀道,彳亍前行力转休。
  暂憩石边频引领,瞥见峰峦幻异镜。
  恍疑梨花带雨暖春云,又疑梅开玉照大庾岭。
  急上层巅试探寻,非雪似雪满烟岑。
  妆点草木画琼瑶,琼瑶密护绿松阴。
  中隐古刹石作壁,断桥虚横人声寂。
  望海楼前寒彻骨,尘心一点尽与涤。
  快绝凌顶一昂首,天风撼动吹余垢。
  呼吸之间帝座通,恨不手携太白酒。
  俯看诸峰峰皆低,日色沉沉已向西。
  愧无佳咏赠名山,怪石一卷归路携。
  山中匆匆别道人,此地真堪了道真。
  寄语道人兴未了,留待重来话前因。
  
  [PAGE]  

  李家声(1848年—1928)字子骏,小关阳村人。其曾祖李松荫,祖父李熙、父亲李启业、儿子李以矩都是读书人,而他本人更是清末民初费县著名文人和诗坛领袖。
  李自幼勤奋读书,清光绪二十元年(公元1900年)成为恩科贡士。按程序挚签选为县丞,可是当时形势动乱,没能前去就任。于是常年在外教书,以舌耕为生。平邑县白彦镇金斗庄人张玉麟先生是他心爱的学生。
  1984年10月,张先生曾对费县县志办公室的采访人员说:清朝光绪23年修县志,东单王景祜是大主笔,兵事纪略就是他写的。写到刘淑愈的时候,怕进士造反名不好,就隐去,用他的学生李宗棠来代替。这是听我老师李家声说的。
  李家声的这段话,使后人明白了光绪《费县志》所以没有刘淑愈功名的原因,县志也做不到真正的秉笔直书。
  李家声生活清贫,是一位忧国忧民,关心国家大事的读书人。他编著一本《粥拙轩诗草》,收录了一些当时的唱合诗,由其子李以矩编校成册,书中有许多叙事长诗,如《挽清沦吴公歌》、《和崧泉陈君十志咏》等。
  其中有一首《纪剿抱犊崮》长诗,是记叙民国初年北洋政府对鲁南地区大规模剿匪事件的,很有地方史料价值。[PAGE]  

  《纪剿抱犊崮》诗,长达45句,生动具体地记录了当时官府剿匪行动和抱犊崮山顶被困土匪机智逃脱情形。建国以后所有发表的有关诗文,皆不能与之比拟。因此,这是一篇极具价值的诗篇,可入近代史册。今公布于下:
  
  纪剿抱犊崮
  
  费治七十二崮中,崮惟抱犊气象雄。
  南距我家三十里,遥看碧峭摩苍穹。
  共说绝顶东望海,能见日出影曚昽。
  南界临沂西界峄,峙费坤方势穹窿。
  四面悬崖皆万丈,惟有盘路一线通。
  石砌砖壁琉璃瓦,前代上建梵王宫。
  其傍一井深九仞,俨与太华玉井同。
  世远年湮无人蝵,淤泥杜塞水枯灃。
  民国七年寇猖獗,气势滔天波泛洪。
  焚烧杀戮等儿戏,居民谁不心怨恫。
  梁邱屹然称巨镇,亦苦骊山一炬红。
  诉向督军督军怒,投袂而起车驾戎。
  虎符四出檄催羽,行辕丑月驻兖东。
  兵并瞬息轮千里,饬灭此贼静内讧。
  诸酋欲窜别无路,险凭此山骏若嵩。
  得地自觉隅负虎,藏身更喜矰避鸿。
  抗拒犹思螳臂奋,那知我师尽罴熊。
  笳鼓喧喧营数匝,猛烈炸炮日仰攻。
  如霆如雷震百里,神讶天上怒靊窿。
  石将山半狼牙碎,屋将山颠蜗壳烘。
  有时中人肝脑裂,尸骸狼藉卷蒿蓬。
  入夜隘口严刁斗,不识步巡马歇骢。
  鸡肋口号逐更换,欲走除效鸟飞空。
  岳家军原不易撼,犒军复来郭令公。
  牛酒飨士士感激,一可当百气吐虹。
  以故攻围十余日,贼真势蹙计亦穷。
  饥者食苦易无子,渴者便旋饮溺筒。
  黄昏相向失声哭,哭出一策拙实工。
  谓我不若乘黑夜,另将蜀道辟蚕丛。
  何为在此坐待毙,骨埋霜雪魂吸风。
  其徒各盼有生路,收拾来瑟甲暗衷。
  或则手挽绳百尺,或则腰牵带七绫。
  或则裹毡与悬布,坠崖纷如坠树虫。
  比晓狡兔都走了,猎户睡眼尚蒙胧。
  从此山上声寂寂,山下依然鼓音音。
  至午遣探征虚实,只剩被劫五尺童。
  拥至细柳营讯诘,方知贼穴事实终。
  呼嗟乎!
  我闻贼当踞山日,其心未尝不忡忡。
  曾将山之前后殿,羊一豕一祀綦丰。
  想是世变人都浊,神到于今亦不聪。
  享其酒醴阴呵护,使鱼出网鸟出笼。
  不然游魂已在釜,旦夕既可奏肤功。
  胡为徒糜饷百万,未能擒贼一羸童。
  他日蝤轩此地过,须采我诗使奏朦。
  历历所记皆实事,史馆差堪史料充。
  [PAGE]  

  李家声和县城李景星关系密切,有李景星《柏梁体寿老友李君子骏八十并序》诗,可以佐证李家声的为人,其诗如下:
  
  寿老友李君子骏八十并序
  余与子骏订交,逾三十年矣。自经事变,久不相闻。昨忽以书来,以明年八旬初度,索余为诗纪事,且约以古体。余近年以来,笔墨都疏,有所感辄哭,不则以自作戏文肆意高唱。
  今兹之事,既不能哭,而唱亦非所宜也。不得已,以三十年前所习之故技,寿余三十年前所交之老友,则虽倒绷贻讥,无暇顾矣,其辞曰:
  
  岁在丙寅月在丑,连朝雪花大如手。
  召彼故老讯休咎,谓主年丰与人寿。
  是时贼子正埋首,静坐蓬庐闭户牖。
  挹注经史如渊薮,排谴世事等尘垢。
  忽闻门外剥啄扣,有人持书来奔走。
  延询书从谁家受,道是李君吾老友。
  敬将书意细分剖,情致殷殷抑何厚。
  字势飞动疑蝌蚪,如探古文上岣嵝。
  自云遭际真不偶,一生两度重阳九。
  屈指计算前和后,此身几未脱虎口。
  明年已是八旬叟,戚里为文争佐酒。
  卢骆王杨来纷纠,更马奇章向韩柳。
  忆我与公交最久,道义相助诚非苟。
  听公言论若发部,与公相依同臂肘。
  公之栖身乐畎亩,工之读书窥二酉。
  公只谈道得枢纽,公之设教称善诱。
  仰公气节重公守,己合古人三不朽。
  天为世俗判良莠,故留鲁殿庄培楼。
  在昔浊世当殷纣,诗美文王诵新槱。
  南山之栲北山纽,寿考作人列左右。
  又闻卫国出明后,耄而好学犹自忸。
  于今断章义可取,有斐君子充耳秀。
  从来苦心天不负,凡属大儒多黄耇。
  西汉申公终绾绶,南朝麟士亦寡有。
  况复当今世态丑,苍狗变云云变狗。
  似此耆德谁与耦,如岗如陵如山阜。
  我今作歌比瓦缶,敢说投李报以玖。
  掷笔大笑狂欲吼,坐看长生注北斗。
  [PAGE]  

  曹会长(1910—1983)女,大邵庄村东小李家庄人,本姓李,嫁小曹家庄曹风起,参加革命后随丈夫姓,自改姓名曹凤荣,担任梁邱区妇救会长,人称“曹会长”。
  会长家庭贫穷,雇农成分,丈夫早年病故,她带着4个孩子过着艰难的生活。梁邱解放后,鲁南区党委进驻大邵庄,派遣工作组在村中宣传土改,由于原村长等人包庇地主,工作组难以开展活动。经过深入细致的访贫问苦工作,发现张大娘、曹大娘等几个老大娘敢于同地主斗争,成为运动积极分子。最后由她们带头,借助外村雇农积极分子,把运动开展起来。
  曹会长1945年参加共产党,先担任大邵庄妇女组织领导工作,组织妇女翻身求解放,积极活跃,工作出色。1947年国民党进攻鲁南根据地,她奉命带领梁邱区干部家属向渤海转移,路远脚小,途中受尽千难万苦,却从不退缩。
  1948年带队返回家乡,组织妇女做军鞋、磨军粮,支援淮海战役。风里来雨里去,起早贪黑,从来不知道叫苦,深得上级和同志们的赞赏。建国后单身居住梁邱区委,把孩子放在家里。退休后居住大邵庄,地方干部常去看望她。
  1983年逝世时,党组织召开追悼会纪念她。
[PAGE]  
  李家銮(1904—1990•2),北王庄村人。家庭是破落地主。李家銮兄弟3人,排行老大。小时候到梁邱街读书,老师是亲二叔李家臻的好朋友朱旭昌。朱旭昌是费县城南关秀才,因为参加领导费县辛亥革命被押监狱,名声传扬全县,他们的进步言论,引起幼年李家銮的革命情愫。后来因贫困辍学务农,常到梁邱集市上卖油。
  1939年冬,地下党成立梁邱抗日通信联络站,负责对驻流峪、郑城一带一一五师和鲁南军边联县的联络,李家銮被任为站长。前来传递情报的是一一五师姓王的侦察排长,他以卖柴、买油卖油为掩护,往来于天宝山和抱犊崮之间。
  当时鲁南局势混乱,他兄弟三人和堂叔兄弟李家伦、李家为、李家德三人都非常活跃,各方势力都来拉拢,李家銮担心骨肉发生分歧,召集他们结誓说:“咱兄弟们,不管干哪方面的,可就是不能当汉奸。”
  1940年9月,李家銮担任费县第七区梁邱乡乡长,带领全家和40多人的乡武装活动在老虎山后,1941年4月有5月马口事变时,因住在曹家沟,距离马口十几里路,侥幸躲过袭击。由于形势恶化,不能在当地活动,只得率部寻找老三团,又到滕县山亭找到费南县大队,同年6月在白彦县六区万家庄参加共产党。
  1941年秋,李家銮率队跟随主力部队又返回梁邱北山一带活动。1942年7月后,李家銮先后担任梁邱区长、农救会长、中共马庄分区委书记等职。1945年1月后,先后担任费县县委工作大队队长、麓水县第六区区委书记、麓水县跟随第三纵队担架队政治指导员、鲁中南台枣专署实业科科长、专署供销总社社长等职。带领鲁南民工积极支援前线。1947年9月,在河头集战斗中荣立二等功。
  建国以后,担任台枣专署华山棉管区主任、棉烟指导所所长、专区农场副厂长、山东农业大学白马河农场副厂长等职。1963年离休,1969年携带全家返回原籍,居住北梁邱村。
  李家銮长子李以平,革命烈士。1924年出生,21岁带动伙伴十几人,入伍参加老三团,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很快升任机枪班长。1946年7月参加安徽省泗州战斗,双腿被打断,仍然拖着伤腿坚持作战,最后壮烈牺牲。
[PAGE]  
  李家伦(1906—1949.8)梁邱西村人,曾担任费南县梁邱区区长。
  李家伦祖上本富裕,后来逐渐败落,至其父亲李启臻时,只能在梁邱街以教书为生。李启臻外号二秃子,他思想进步,有反清意识,他戴着一个国民党的铜牌,和费县辛亥革命的首倡者朱旭昌为友,
  曾自撰对联是:义务之中尽平等,法律之外无自由。
  朱旭昌出狱后,李启臻于1917年请他来梁邱教书。教书先生薪金不多,两家生活都非常困难,互相难以帮助。
  李家伦身为老大,只得投奔奉军,当兵卖差生活,由于机智勇敢,不久升为连长。奉军失败后回家务农,李以锦组织九支队时,请他担任营长。
  李家伦有抗日爱国思想,于是铭记心骨。率领一个排起义,参加蒙山大队,活动在北梁邱一带。同时参加抗日的有二弟李家为,是地下党员,115师交通员,当过梁邱公安员。三弟李家德和堂兄弟李家栾。
  日军侵占梁邱后,李家伦带领队伍活动老虎山后,参加了朱式范领导的抗日武装,担任区中队队长兼副区长。子女较多,其家属带领子女躲藏山沟,3条裤子都磨得破烂不堪。担惊受怕,日夜不宁。
  1941年春,七区调动,李部属由吾区,5月7号3个乡武装在马口开会,被刘黑攻、李以锦伪十年包围,我军牺牲五六十人,李家伦和王传坤等突围出来。1941年5月7日,中共费南县委宣传部长张志让,在马口村召开朱田、梁邱、由吾3个区的武装人员会议,酝酿成立独立营,与会人员近200人,当夜,五十一军一个营,李以锦、滕冠廷共1000余人,前去偷袭,攻破村围,张志让等30多人牺牲,10多人被俘。
  1943年冬,梁邱解放,他带领的队伍升级参加八路军老三团,担任营长职,因患病吐血,上级批准回家休养,仍然参加地方政治活动,在人民政府判决九支队长李以锦的大会上,还厉言痛斥他不听劝告,一心跟国民党跑的罪行。
  1944年1—6月,李家伦担任梁邱区公所区长。
  1947年国民党军队进攻鲁南时,李家伦把自己的组织关系用猪尿泡包好,带领二子李以胜埋藏北山石坝,然后随队北撤渤海。次年返回后被人破坏,失掉了组织关系。
  1949年8月病逝家中。[PAGE]  

  其二弟李家为(1908——1946、10)1942年1月参加革命,担任费县公安局干事,在流峪战斗中受伤,回家疗养病故。1950年批烈。
  
  李家春(1909——2001),北梁邱村人,自幼家庭贫困,有兄弟四人,老大务农,他和妻子孙广兰、三弟李家风先后入党,参加革命活动。
  李家春生性刚直、办事认真。1942年入党在村里当干部,和妻子多次掩护地下党员的革命活动。1947年春天,鲁南伪化。他跟随区中队打游击,参加鲁南军区组织的“6•9”突围,在途中关心同志不顾自己。
  从滨海返回家乡后,听说四弟参加还乡团,有胁迫干部家属行为,怒火冲天,当夜告之母亲,把四弟枪毙。他的大义灭亲精神,惊闻乡里。
  建国后,先后当过梁邱小乡、镇干部。1958年大跃进时期,他担任梁邱工作区书记兼北梁邱村大队书记,对当时的虚报浮夸不满,有抵触情绪。一日,语言冒犯前去检查工作的县某副书记,结果被叫到区委办公室斥责一顿,然后派其到马厂村蹲点。他自此感觉窝囊,因而怏怏不乐。
  1960年生活困难时期,他利用空闲时间,在马厂开一块荒地种粮食和菜,并且买一头毛驴耕种。被人反映上级,扣上发展资本主义帽子,进行批判斗争。他感觉憋气不服,适值三年灾害时期,脱产生活形同老百姓,遂回家务农。
  李家春和妻子都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共产党员,为革命做过贡献。文革解禁后,他得到组织一定生活补助。
  [PAGE]  
  李华儒,(1915年—1957年),大邵庄人,国民党梁邱乡乡长。
  李出生费县城,9岁时回梁邱,10岁在梁邱镇读私塾,19岁回到邵庄,在家雇工种地。1943年9月,到李以锦部下当连长。10月被任为梁邱汉奸区长。1944年1月随李以锦到临沂。
  李以锦部复灭后,他潜逃新安镇,在此地流浪,兼做小生意糊口。1946年随还乡团北上,在枣庄失败后,又返回徐州,重新组织还乡团。1947年正月,在徐州被张琴南委任为梁邱乡长。二月在临沂受王洪九指派,带十几部汽车去梁邱、邵庄挖掘八路军北撤时埋藏的武器。
  他为了给李以锦报仇,带领还乡团疯狂报复当地农会干部,1947年4月17日,在梁邱南沙河枪杀民兵2人,次日,他指使孔家汪还乡团李家田将该村党员干部葛云祥等村干6人,填入井内,用手榴弹炸死,以石沉之。
  1947年5月11日,他带领还乡团绑送中共鹿水县长张考三、司法科长、邹县教员三人送费县献功。张考三是五月初八日,在大湾南边松树林里,赤着脚,扛着扁担,被李家欣查住的,当晚送到梁邱区公所。
  区公所有国民党38旅一个姓戴的指导员,他审问时,张考三慷慨地说:“我是鹿水县县长张考三,是共产党员,杀也好,送也好,随你们的便。”并反问,“你是哪一个?”戴回答说:“我是38旅的指导员。”张考三说:“你没有资格问我,不要再问了。”
  [PAGE] 
  这时候李华儒插嘴问:“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张考三不耐烦地说:“国民党扫荡你不知道吗?此地不能处理我,不必多问!”还说:“给我找双鞋。”
  李华儒以为逮住共产党一位县长,功劳不小,亲自带十几名还乡团员送到费县城,次日又买了40两大烟土,跑到临沂送给王洪九,心想这回立功不小,于是在十三日上午急忙赶回费县城,不想当夜费县城就被新四军包围得水泄不通,7天后他被新四军俘虏。
  新四军打开费县城之后,缺乏当地干部的协助,匆忙打扫战场,李华儒依仗无人熟识他,伺机从俘虏群里逃跑,先到临沂投奔王洪九。王洪九把梁邱、高桥、板梁3个乡的还乡团编为专署自卫第三团,任命李华儒任第二营营长,共有400多人,300条枪。
  1948年9月,王洪九部在郯城被八路军歼灭,李华儒又逃脱到徐州,此后,随着解放军节节南下,他也就从徐州到南京,到杭州,再到江西省鹰潭。
  李华儒住在鹰潭镇,改名李振清,提心吊胆过日子。1950年领到当地政府行商证,经常到福建的邵武和上海、郑州等地做买卖。1955年在鹰谭镇白露乡高桥村农业社第三生产队参加农业生产。
  1957年被检举,押回原籍问罪。1958年5月经山东省最高法院核准枪毙。
  
  [PAGE] 
  马相谦(?—1955年),又叫马益亭,地主还乡团乡长,合沟村村人。
  马相谦祖上本来穷困,其祖父名马宝玉,先在曾家沟大道旁居住。当时鲁南有“幅军”活动,杀富济贫,骨干分子常在他家落脚,并将财物救济其家,双方关系密切。
  有一次,一个幅军首领将一袋银元寄放他家,声称日后来取。不料该头领在一次“打北”活动中被官府逮捕。首领托人去恳求他用此项白银保释,马家不顾义气,反而图财害命,向官府告密,首领不久即被杀害。
  马家以此为本钱,以赶驴贩卖粮盐为名,骤成暴发户,逐买地700亩,并到处开设油房、店铺、药房,成为当地大地主。马宝玉死后,其子马元贵感到光有钱还不行,遂花钱买得“武秀才”职衔,并蓄养武装“看家局子”,欺压周围百姓,横行霸道,为所欲为。
  马元贵生子马相谦,自幼供其读书,22岁时当了国民党乡长。日军侵占梁邱后,他勾结21支队长李以锦、国民党七区区长张德韶,抢夺民间枪枝,抓壮丁,成立伪顽武装,不与日军作战,专与抗日队伍擦磨。
  抗日战争胜利后,当地群众在共产党的领导开展反奸诉苦,进行土地改革运动,理所当然地将马家土地财产分给贫下中农。马相谦见事不好,提前窜逃徐州。
  1947年春,马相谦随国民党军队回乡,充当国民党凤凰乡乡长,对革命干部和群众进行疯狂反攻倒算,除倒回大批财物外,还带领还乡团武装四处搜查,劫去八路军埋藏公粮2000多斤,棉花千余斤,步枪30余支。同时对分他土地财产的农民群众进行血腥镇压。
  合沟村农救会会长陈德胜是马相谦家多年的佃户,1946年因为带领群众分他的土地,斗争过他,因对他恨之入骨。马相谦还乡后,立刻派人把他全家逮捕,吊打非刑,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发泄自己的仇恨。之后,又派人在沙河挖好三个窑子。第一窑活埋了陈德胜和他弟弟;第二窑活埋陈德胜的妻子儿女3人。
  马相谦复仇杀人红了眼,派人搓了10斤苘绳,准备把全村所有分他土地的93户、372人全部捆绑活埋。正当他罪恶阴谋步步逼近时。幸亏新四军出击鲁南,解放费县。马相谦的罪恶阴谋未得实现,他自知罪不可赦,急忙逃往徐州,到处流亡、躲藏。徐州解放后,又于1948年逃往南京,隐姓埋名,苟且度日。1949年又逃往杭州。
  血债有主,岂容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在轰轰烈烈的“三反”运动中,马相谦被当地人揭发检举,遂于1953年落入法网,被人民政府判处死罪。1955年2月,押往郝家村枪决,为苦主报仇雪恨。
  
  [PAGE] 
  革命烈士
  
  张明恩(1898—1945),关阳西村人。1942年参加抗日革命队伍,担任鲁南军区地下特务团团长。
  张明恩幼时贫穷,早年参加奉军吃粮度日,后来因对旧军阀的剥削不满,返回家乡。又以家中没有田地耕种,只得在白彦街和关阳司开小酒店维持生计。因为性格刚直,富有威望,被选举担任关阳司乡乡长。
  日军侵占费县城后,他把乡丁组织成一支游击队武装,在村南肖家湾修守据点,准备抗日,被伪区长李以锦编为一大队第三中队。
  有一次,他听说梁邱街据点出来一小队汉奸和鬼子到涝荒抓兵,立刻组织队伍前去伏击。当时天下大雨,鬼子的大皮鞋陷进泥窝里,不敢坚持,败逃而归。
  事过两天,鬼子前来报复,向肖家湾围子发起进攻。张明恩作战勇敢,光着膀子登上炮楼,指挥作战。同敌人对持一天,因为寡不敌众,夜里撤退转移。鲁南军区看他有抗日要求,通过地下党员李以荣劝说,将其部队编为地下特务团,担任团长,任务是暗中配合八路军各项活动。
  在李以锦反共以后,张明恩数次要求率部起义,组织不同意,要求他长期隐蔽,待机行动。不久被副司令张德元怀疑,对他进行监视。
  梁邱解放后,张明恩被裹胁到临沂花园据点,不能脱身。该部被王洪九编成31支队,李以锦任支队长,下辖3个大队,张明恩任第三大队长。
  1945年5月9日,侵占临沂的日军向王洪九部进攻,驻守花园村的31支队奉命向西撤退,在庙后、杜家庄两村遭到费县日军的伏击,双方激战,31支队伤亡惨重,张明恩英勇作战,壮烈牺牲。解放后被追认为烈士。
  
  [PAGE] 
  刘振启(1912----1945),仁厚庄人,生前任鲁南军区三团连长。
  他出身贫雇农,非常贫困,全家7口人,无法生活.只得很小就去给地主家放牛挣一碗饭吃。长大以后给人家扛活,受不了富人家的剥削和压迫,于1942年跑出家门,参加了八路军,编入老三团。
  刘振启性格刚强,性情开朗,参军后,政治思想觉悟提高很快。他作战勇敢,每次战斗都是冲锋在前,退却在后。先后提升担任班长、排长、连长职务。参加战斗80多次,可谓身经百战。
  在一次战斗中负重伤,抬到荆山寺医院抢救,因伤势严重,光荣牺牲,安葬荆山山麓。
  
  刘金玉(1924—1946.7),梁邱西村人,鲁南军区第八师某部连长,
  刘金玉自幼家庭贫困,家有一亩山地,父亲不会做买卖,依靠在外打短工补贴生活。金玉兄弟二人,他从小给人家放牛放羊,生性憨厚老实,冬天只用一根草绳扎着破棉袄。中等个,色肤黑,寡言少语。
  1942年8月,当地党支部动员青年参军,由村干部动员他参加老三团当兵,当时,老三团驻防梁邱附近。
  刘金玉在部队受到革命思想教育,从一个不懂事的山里放牛娃,明白了翻身求解放,革命为人民的道理。他进步很快,作战勇敢,先后随老三团参加了滕县阎村战斗,解放峄县、邹县、滕县等战斗。在战斗中每次立功受奖,由战士到班长逐级提拔到连长。
  1946年春季,部队在滕县开展百日大练兵活动。他带领全连战士苦练杀敌本领,战术提高很快。
  1947年7月某日,八师部队奉命由台儿庄向安徽泗州进发,冒着倾盆大雨连续行军,按时包围了泗州县城。
  8月7日夜,八师22团主攻泗州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攻进城内,同敌人进行巷战。由于我寡敌众,未能在当夜全部夺取该城。天明后。敌人凭借有利地势,集中炮火向我反攻。进入城内的二营遭受重大伤亡,刘金玉壮烈牺牲。该泗州战役仅梁邱镇就有7人牺牲。
  
  [PAGE] 
  梁士琢(1910—1946.10),梁邱镇梁家峪村人,中共党员,曾任中共邹县四区区委书记。
  梁士琢自幼务农,1936年2月,他跟一个姓周的地下工作者,以作生意的名义,活动在北至蒙阴南至枣庄的山区之间,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几个月才回家一趟。后来,周先生被上级调走,工作重担就落在梁士琢一个人的肩上,这时候主要活动是在孟良崮一带。
  1940年党组织安排他到费县八区做党的地下工作,至到1941年他的身份公开后,他才知道那个姓周的“商人”是地下共产党。
  在艰难困苦的岁月里,他对党无限忠诚,把自己的妻子发展为中共党员,经常帮他传递上级党组织的情报,活动在石井、板桥一带。
  1942年又把自己的二弟梁士芹发展为党员,并安排他当地下交通员,活动在蒙阴、上冶、埠下一带。
  1942年,党组织把他调到邹县武装大队,任政治委员兼四区区委书记。当时,四区在田黄一带,田黄刚刚解放,汉奸、土匪没有得到彻底清除,作为一名革命领导者,随时都有被暗害的危险。一次,敌人在他做饭的锅底下埋下手榴弹,做饭时被他发现,才免于伤害。
  1945年,党组织又把他调往华山地区工作,在他工作期间,工作积极,服从组织安排,不怕畏惧,遵守党纪,任劳任怨。1946年10月在华山被敌人杀害。
  
  [PAGE] 
  夏京山(1919.12—1949.7),北燕庄人,生前任二十二军六十五师一九四团一营二连连长。
  夏京山自幼家庭贫穷,8岁时父亲病逝,兄弟姐妹6人随母亲讨荒要饭,母亲小脚,步行困难,只得抱着一个,领着一个赶饭时,其他弟兄二人,因为年龄幼小,只得两人抬着一个要饭笼子,一路走出村庄,情形十分可怜。
  夏京山后来为人放牛,长大后到南燕庄给李家地主扛活,受尽压迫剥削。提高了他的阶级觉悟,1943年4月秘密参加共产党。十月,所在村庄解放,全家分得一些土地,过上比较安稳的日子。他母亲积极进步,担任了村妇女主任。
  1944年1月,为了保卫胜利果实,上级和村里动员参军,夏京山第一个带头报名。这一天,北燕庄在本村三官庙召开参军动员大会,当村长站在戏台上宣布有愿参军的到台上来报名时。话未落音,当时就蹦上台去37口子青年,攮臂嗷嗷,要求参军。这时鞭炮齐鸣,区长给他们披红戴花。
  夏京山参加的部队是著名的八路军老三团,他在部队中受到教育和培养,作战勇敢机智,到1947年就升为连指导员。此后,他南征北战,数次经过家门不入。在淮海战役中负伤后,他的母亲曾经去探望他。
  1949年7月,他驻军浙江镇海县,在乘船勘察地形途中沉船牺牲,1956年批准为烈士。安葬当地。家中为他请灵安葬,另成空坟。
  
  [PAGE] 
  刘文进(1920—1949年),梁邱镇西村人。解放战争中著名烈士,获华东野战军司令部“三级人民英雄”称号。
  刘文进出身穷苦,穷得连名子都没有,人喊他“刘二”。不满周岁时就被捆在母亲怀里外出讨饭。苦水中长大的孩子生命力强,父母欣慰地给他取名“石头”。8岁那年,母亲病饿而死,家中剩下他和弟弟妹妹。不久,其弟弟又饿死。
  为了活命,他12岁就到富有人家干活,夏天光头赤脚,冬天没有棉衣,晚上只好钻进人家的草垛里睡觉,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但是,贫困的生活扼死不了他,他的生命力顽强地能冲破一切。
  1939年秋,日军侵占了梁邱镇,在村中央安上据点,烧杀无终日。刘文进已20岁,不甘心受日伪军的欺凌,愤然西去,到山里寻找生活和出路。
  1944年,他在费滕边区给人家扛活,遇到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双山县县大队,他主动报名参军,因登记造册时他没有名子,大队长给他取名“刘文进”。
  一个勃勃生命从此脱离了苦海,获得了焕发青春的时机,入伍后,部队首长和老战士对他亲如兄弟。他想起扛活时受人欺压,不由干劲倍增,事事在前。在攻打冯卯和火山头日伪据点时,他奋勇抢先,攀梯登墙。进入据点后,他所在一中队同60多名鬼子相遇,双方亮出刺刀。刘文进毫不胆怯,一人刺死两个鬼子,受到同志们的赞扬。
  本年12月20日,双山县大队改编为双山独立营。刘文进所在一中队改为一连,活动在滕、邹、枣、薛、兖、济之间的铁路线上,不断地打击敌人。
  1945年8月,双山独立营编入警备八旅十六团二营,一连改为四连。
  刘文进自参军到抗战胜利,仅一年多时间,即参战14次之多,迅速成为一名智勇双全的战斗英雄。9月,部队攻打曲阜城,刘文进等从东门冲入,敌人组织反击,危急关头,刘文进端起机枪向敌人扫射,连续打退敌人的三次反扑。战斗结束后,刘文进被编入机枪班。
  1946年春,在滕县北关百日大练兵运动中,他表现突出,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其后,参加泰安战役、济宁战役等战斗,不管行军打仗,他都处处在前。他身材魁梧、体格强壮有力。每行军,他发扬团结友爱精神,帮助体弱者扛东西。行军途中常见他肩扛两挺机关枪,身背两个大背包,人称“双枪将”。不久升为机枪连副班长。
  9月,部队参加菏泽沙土集战役,刘文进所在二营四连为主攻连,在他机枪班的巧妙掩护下,掩护部队攻入敌人炮兵阵地,全歼敌整编第五十七师,机枪班受到团部表彰。
  1948年2月,刘文进升为机枪班班长。自此他更努力提高机枪射击技术,成为百发百中的机枪射手。
  1948年3月,部队攻打洛阳城,刘文进所在四连担任主攻任务。在敌人援兵迫近的情况下,团部命令该连提前突入城内。四连以一排二班为突击班,机枪班进行掩护。突击班在行进中遭到敌方轻重机枪三面交叉封锁,行进被阻,刘文进把六挺机枪分为三组,把右、正两面敌火力压下去,唯有左侧墙堡内的敌人火力疯狂射击。
  刘文进在这紧急关头,端起机枪,跃出掩体,挺着胸对准敌方枪眼扫射,敌射手立时毙命,机枪哑巴。卧倒在地的突击班猛地跃起,奋勇前扑,爬上城墙,攻占了城堡,使大部队胜利攻克洛阳。
  7月1日,刘文进所在部队投入睢杞阻击战,四连在顾庄设防阻击敌人,纵队命令:一定守住顾庄西干河防线,确保人在阵地在。2日,敌人先以飞机大炮轰炸,继以一个营的兵力进攻顾庄,失败后,又以一个团的兵力分3路向四连阵地进攻。
  面对10倍于我的兵力,刘文进率机枪射手奋不顾身,每次都是跳出工事,端着机枪向敌群射击。敌兵溃退后不远,又被军官威逼再度冲击,步兵都已装上刺刀,准备肉搏。刘文进正恨无刺刀拼杀,忽见一敌军手摇指挥旗指挥督战,便端起机枪,一梭子扫去,敌军官应声倒地,冲在前面的敌兵见状魂散,纷纷倒退,四连又夺回阵地。
  此仗仅四连即毙伤敌人300余名,守住了阵地,赢得了时间,主力部队在睢杞取得全歼国民党区寿年兵团的胜利。战役结束后,四连被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司令部命名为“睢杞阻击战斗模范连”,刘文进的机枪班受到师、团部嘉奖。
  [PAGE] 
  1948年9月,刘文进随部队参加济南战役,11月,参加淮海战役。在双堆集攻歼黄维兵团战斗中,刘文进被团部授予“甲等射击模范”称号,并被评为战斗模范。
  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统一整编,刘文进所在连队被编为二二军六六师一九六团二营四连。
  4月21日,部队齐集长江沿岸,强渡长江时,刘文进带机枪班射手,把机枪支在木船头上,冒着敌人的炮火,一边猛烈射击,一边飞驰前进,终于胜利突破长江防线。4月下旬部队进至浙东,横扫残敌,开辟新解放区。
  在进军宁波及剿灭残匪战斗中,刘文进英勇顽强,屡立战功,被评为“三级人民英雄”,受到野战军司令部的表彰。
  刘文进带领他的机枪班,不但作战英勇顽强,在遵纪爱民方面也屡作贡献。洛阳战役时,他率班订制遵纪条约。宁愿一天不吃饭,也不拿别人的东西吃。攻破敌人师部后,他们俘虏敌师一个警卫班。
  被俘人员见解放军战士艰苦,即拿出银元、手表、金戒指送给他们,希图“照顾”,被刘文进拒绝,他说:“我们是人民军队,是来解放你们的,不掏你们的腰包!”俘虏们深受感动,纷纷点头称是。
  洛阳战役后,刘文进被团部授予“一等遵纪功模”荣誉称号。所率机枪班被命名为“洛阳遵纪模范班”。南下进入宁波市时,时值夜深,为不惊扰市民,部队睡在街道两边。
  夜间地凉露冷,很多人冻醒,没有东西可盖,有的把苇笠盖在身上。刘文进见副机枪手害冷,索性将自己仅有的一个褂子脱下来给他盖上,自己光着上身睡了一夜。清晨,宁波市民异常吃惊,无不感叹地说:“天下还有这样好的军队!”
  1949年10月3日,刘文进随部队参加解放金塘岛战斗,上岛后同残敌作战,不幸光荣牺牲。
  
  [PAGE] 
  
  邱士泉(1920—1950、12),梁邱镇侯家庄村人,曾担任赴朝二0军司令部后勤处处长。
  他出生在贫农家庭里,1943年参加八路军,于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激烈的滕县战役中,邱士泉见师长王麓水牺牲,怒火冲天,他自己虽然身负重伤,仍不下火线,坚持战斗,直至取得战争胜利。
  他转战南北,先后参加过济南、淮海等战役,经历大小战斗60多次,屡立战功,先后担任班长、排长、连长等职。
  1950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作战,担任志愿军二O军司令部后勤处处长。
  在向前线运送粮食、弹药中,上有敌机轰炸,下有敌军追赶,最后遭敌机轰炸,壮烈牺牲在异国战场上。
  
  孔庆连(1922—1952、6),梁邱镇红花峪村人,赴朝作战时任连长职务。
  他出身于雇农家庭,14岁时给地主扛活。1944年10月参军,后随部队开赴东北,编入人民解放军二二军六五师警卫连当战士。
  在解放战争中,跟随部队先后参加了临江、通化、鞍山、辽沈、平津大小战役,经历战斗80多次。他忠诚老实,作战勇敢,先后被提任为班长、排长、连长。
  1950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由于作战勇敢,不怕牺牲,提任连长职务。
  1952年6月,壮烈牺牲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
  
  [PAGE] 
  刘宗端(1924——1951、2)南王家庄人,自幼家庭贫苦,其父带领全家逃荒东北。父亲病死后,母子二人返回老家。祖父当木匠,挣点钱叫他读书。抗日战争爆发,母亲加入共产党,担任本村妇女主任,在1944年动员青年参军入伍运动中,她让独子起带头作用,首先报名。
  报名之日,村干部在广场摆好24棵火炮,谁报名就点炮,刘宗端点燃第一炮,“嗵!”的一声响亮,人群鼓掌欢迎。然后戴红花,骑马坐轿,全家光荣。在他的带领下,本村有24人点响火炮。参军后编入老三团,南征北战,进步很快,入党提干,同伙莫能领先。
  1951年刘宗端赴朝作战,担任炮505团连长(一说副营长),因患急病抢救无效牺牲。(更正:《烈士英名录》所记烈士误为刘学瑞,特此更正)
—摘自王有瑞著《梁邱春秋》,未经原书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反上述声明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