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方志论坛
县志篇目的体例和科学性
浏览次数:150 作者: 网站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10-25
县志篇目要符合体例
  (一)五体完篇
  一部志书主要有五大体裁,即:总叙、大事记、专志、人物传和附录。除此以外,篇首有序言和凡例,篇末附跋,图、表插入志书各个部分。五大体裁功能各异,如果各自的功能明确了,随之内涵明确了,制订的篇目就比较明确;反之,篇目就重复、混乱。如《汉阳县志》篇目一、二稿的总叙篇目是这样的:第一章建置;第二章人口;第三章自然环境;第四章自然资源;第五章自然灾害。这一篇实际上是《地理》篇的篇目,并非总叙的内容。总叙应站在全县的角度,从宏观上将全志的主要内容有机联系起来作综合性的记述,总结其历史与现状的经验与教,明确其发展趋势。除总叙外,大事记、专志、人物传、附录等作了辨析,出较合理地安排了篇目。
  (二)并列设志
  《汉阳县志》篇目一、二稿采取的形式是篇下设志,即二级设志法。除序言、凡例、概述、大事记外,分成八籍,即:地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社会、人物、杂记等。后来,我们感到这样设志有毛病:第一个毛病是篇与篇有的份量畸轻畸重。如《政治》篇、《文化》篇与《经济》篇相比,分量就悬殊很大。第二个毛病是领属关系混乱。如《经济》篇“商业”章中设“物价”和“工商行政管理”两节,这样的领属关系是不恰当的。因为“物价”不单纯管“商业”中商品的价格,还管“农林水”、“工交邮”、“文教卫”中的价格;“工商行政管理”不单纯管消费市场,还管生产资料市场、金融市场、票证市场、文化市场和劳动市场。又如《文化》篇统领“卫生”章也是不恰当的,因为“卫生”不属意识形态的范畴。为了避免以上毛病,《汉阳县志》篇目从第三稿起,采用了并列设志,即一级平头设志法,取消了一、二稿中的《政治》篇、《经济》篇和《文化》篇,将篇下的章上升为篇。经过反复修改,第六稿除序言、凡例、总叙、大事记、人物和附录外,专志设22篇,即:地理、党派、群团、政权机关、政协、政法、民政、军事、农业、水利、工业、交通、邮电、城乡建设、贸易、财政·税务、金融、物价、工商管理、教育、科技、文化·新闻、卫生、体育、社会等。我认为并列设志有这样一些好处,一、份量轻重相当;二、领属较为得当。
  (三)先分类后分期
  篇基本确立好了,并不等于篇目的层次确立好了。解决好篇目的层次,必须解决好先分期后分类还是先分类后分期的问题。《汉阳县志》一、二稿,基本上是先分期后分类的。多数篇的章下或节下,采用的是历史分期法,即按清末、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三个时期分期,搞“三大块”。有的专篇,分期更为细致。如《民主革命斗争纪略》共分五节,即:辛亥革命和北洋军阀统治时期;五四运动和大革命时期;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等。以上是一种“以时系事”的历史分期法。这种方法,将事物割裂肢解,看不出事物的基本面貌。从第三稿起,我们采用了“先分类后分期”的编排形式。要解决好分类的问题,主要要处理好部门志和县志的关系问题。我们为了修好县志,曾发动38个科局,23个乡镇修志.开始,我们按各部门的意愿,将部门情况整块地搬上县志。后来,感到这样不行,造成县志篇目许多的重复和不必要的交叉。如《贸易》篇,我们第三稿基本是按商业局、供销社、粮食局、物资局和外贸局等部门的管辖范围立的目。因为“百货”、“饮食服务”,商业局、供销社都有;“货运”,粮食局、供销社、物资局、商业局都有,所以在《贸易》篇中有许多的重复。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有的单位的管辖范围时有变更,如“煤炭”原属商业局管,现属物资局管;“石油”原属商业局管,现直属财办管,以单位立目,篇目显得支离破碎。为了做到事以类从,我们打破了某些单位管辖范围的界限,对《贸易》篇作了许多修改。第六稿《贸易》篇“行业”章是这样立目的:
  第一节粮油;第二节棉花;第三节食品、副食品;第四节百货、纺织品;第五节五金、交电;第六节金属、机电设备;第七节化工、建筑材料;第八节石油、煤炭;第九节医药;第十节农业生产资料;第十一节日用杂品、土特产品;第十二节饮食服务;第十三节废旧物资收购。
  又如教育与科技,许多部门都有,我们将“教育”全部归于《教育》篇中;将“科技”全部归于《科技》篇中。是否全志所有的篇目都要打破部门的界限立目呢?也不一定,如《党派·群团》篇、《政权》篇、《政协》篇、《政法》篇等,基本上是按部门谋篇布局的。是否要打破部门的界限、其标准就是看是否以类系事。当然必要的交叉是有的,处理方法:一种是分清主次,编写时有所侧重,如《贸易》篇中“出口商品”章就是这一类型;另一种是不分主次,进行分解,如将《民主革命斗争纪略》中的内容分解到《大事记》、《党派、群团》、《政机》、《军事》和《人物》中,《社会主义革命斗争纪略》中的内容分解到《大事记》和有关专志中。
  县志篇目要增强科学性
  篇目合乎志书的体例,只能说明篇目象志的篇目;在此基础上志书篇目增强科学性,才能说明篇目象新志的篇目。胡乔木同志说:“不仅门类要设得比较合理,在门类的叙述上比较得当,而且要力求表现出多门类的相互关系”。这是对志书门类科学性的具体要求。
  (一)合理排列组合
  横排合理就是指篇、章、节、目的排列合理。《汉阳县志》篇目第五稿,除总叙、大事记、人物、附录外,各类专志有26篇,即:地理、农业、水利、工业、电业、交通、邮电、城乡建设、贸易、财政·税务、金融、物价工商管理、教育、科技、文化、卫生、报纸广播电视、体育、政党、政权、政协·群团、公安·司法、民政、劳动人事、军事、社会等。第六稿时,我们作了某些调整。
  1、将26篇合并为22篇。(1)将《电业》篇纳入《工业》篇作为一章。因为我县不既能自己发电,供电又十分紧张,没有单列的特点。(2)将《交通》篇,《邮电》篇合并为《交通·邮电》篇。因为交通、邮电相对而言篇幅较短,内容较为接近。(3)将《文化》篇、《报纸·广播·电视》篇合并为《文化·新闻》篇。因为“报纸·广播·电视”统属“新闻”的范畴,“文化·新闻”。比较接近。(4)《劳动·人事》篇取消。之所以不单列,主要是从志的总体结构考虑的:“劳动”主要是“劳动就业”,可以纳入《社会》篇里;“人事”主要是记干部管理、干部结构、干部素质、干部离退休等,可以纳入《政权机关》篇“人民政府”节里。至于《政协·群团》篇,虽然没有取消,但“政协“与”群团”放在一起是不合适的。“政协”应该单独成篇,因为人民政协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现同各民主党派以及其他爱国民主人士进行政治协商的机关,也是我国统一战线的重要组织形式。它既非政党,亦非群团,更不是政权机关,为了反映它的特殊地位、独立设篇为好。群团与政党并为《政党·群团》篇。因为党群关系是鱼水关系,是实现党的领导的实质和基础,所以设《政党·群团》篇是合适的。到底一部县志设多少篇,主要根据各篇内容的多少而定:内容少,相近的则合;内容多,相近的则分。总而言之,县志的篇目不能和省,市志一样多甚至超过,因为县内事物毕竟没有省,市那样复杂。
  2、有的篇、章、节、目作了调整。分篇立目有三条规则:一是要相称;二是划分的标准要统一;三是子项与子项互相排斥。根据这一规则,我们的五稿,还有许多不科学的地方。下面举几个例子谈谈:(1)《政权机关》篇,我们原来的章、节是这样安排的:
  第一章人民代表大会
  第一节人民代表
  第二节历届人民代表大会
  第三节县人大常委会
  第二章行政机构
  第一节县署
  第二节县政府
  第三节苏维埃政权
  第四节县人民政府
  以上乍看起来问题不大,仔细研究起来就有问题:一是政权机关的内容包容不了;二是新旧政权的性质不易分清。如民国时期的参议会,有的志稿中放在人大的前面,有的志稿中作“附”,有的志稿中干脆不提。我们认为却不合适。为了内容的全面和性质的明确,我们按政权的性质分成清末政权机关、民国政权机关和新中国政权机关三章,以反映政权机关的全貌。在“清末政权机关”中,除记“县署”外将“咨议局”作了记述;在“民国政权机关”中,除记“县政府”外,将“参议会”作了记述;在“新中国政府机关”中,记“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政府”。解决了我们在制订《政权机关》篇中长期没有解决好的问题。以前我们在制订篇目中只要解决不了的问题就作“附”,有的一个篇下几个”附”,这是不明确内容的性质所致。该篇其实就只一个“附”,即“汪伪政府”因为它是一个汉奸政府,不属于民国时期的正统政府,如果跟民国政府列在一起,是不适宜的。(2)原来《农业》篇的“家畜家禽”章中设了四节:第一节生猪(含生产发展、饲养管理、品种改良等目);第二节其它家畜(含牛马驴骡、羊等目);第三节家禽(含鸡、鸭、鹅、蜜蜂等目);第四节疲病防治(含耕牛主要传染病和生猪疫痛等目)。经推敲母项之和不等于子项外延之和。问题是:(一)“蜜蜂”属于昆虫类,“家禽”节辖不住“蜜蜂”日,这样“家畜家禽”章也有了问题;(二)为了突出“生猪”设“生猪”节,下面叫“其它家禽”节,标准不一。为了修改得体,原来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是不要“蜜蜂”目;第二个方案改“家畜家禽”章的题目。根据实际情况,不能不要“蜜蜂”目,因为我县有蜜蜂,而且产量比较高。最后将“家畜家禽”章改成“饲养业”章,才使“蜜蜂”目落位了。这样一修改,《农业》篇中“种植业”、“林业”、“水产业”与“饲养业”、的标准也一致了。
  (二)找准基本实体
  胡乔木同志说:“在地方志每个门类下面要提供哪些资料,这个问题比较复杂,需要作更多的探索。”这里胡乔木同志说的是搞好纵写的复杂性。我认为搞好纵写要做到三点:1、找准基本实体;2、把握实体下的基本要素;3,确定代表性的年代。三者缺一不可,但最重要的是找准基本实体。基本实体就是反映事物基本面貌的实体。是篇目的最后一个层次,是纵写的起点。要找准基本实体,涉及到我们对事物的认识。搞得不好会产生两种可能:(一)把基本实体当作基本要素,不能反映基本实体的基本面貌;2、把基本要素当作基本实体,割裂了基本实体。实体有的可能在章,有的可能在节,有的可能在目,绝不能一刀切。如《水利》篇“堤防”章,“干堤”节起初是这样立目的:
  一、长江干堤
  (一)江永堤
  (二)乱泥湖堤
  (三)肖家湾堤
  (四)军心堤
  (五)纱帽堤
  二、汉江干堤
  (一)保丰堤
  (二)襄永堤
  (三)永固堤
  (四)四合堤
  后来,我们研究了两个问题:一是只要“干堤”一节,不要目行不行;一是“干堤”一节下,既要目又要子目行不行。经研究认为,如果只要“干堤”一节,不要“长江干堤”和“汉江干堤”两个目,不能反映汉阳县两个干堤的具体面貌,因为“长江干堤”和“汉江干堤”的作用虽然都是防洪,但它们各有各的特点;如果在“长江干堤”和“汉江干堤”两个目下再分若干子目,也不能反映两个干堤的具体面貌。如“长江干堤”分为五个堤段,是建国后为了便于管理才划开的,其实这五个堤段是连接在一起的,是一个基本事类,如果分成五个子目去写,就分割了这一基本事类,不利于反映长江干堤的历史和现状。应该是以长江干堤为面,以五个堤段为点,点面结合才能反映长江干堤的全貌。汉江干堤同样如此。因此,“干堤”一节以保留“长江干堤”和“汉江干堤”两个目,删去子目为宜。是否找准了基本实体就能反映事物的面貌呢?也不尽然。只能说找准基本实体才有反映事物面貌的可能。只有找准基本实体的同时,把握住基本实体下的诸要素,才能反映事物的面貌。如“城镇建设”章,我们主要分了五节,即:“街道”、“供水”、“排水”、“供电”、和“园林绿化”等。它们各自都有各自的要素。这些要素联系起来,便会形成因果联系,从而反映出经验与教训,使我们明确各项事业发展的前途。例如“街道”节应设“道路网”目和“道路”目。“道路网”应记主干道、次干道、巷道的联系、“道路网”的形式、道路的密度、道路之间的交叉角等,由此可以看出行政区、工业区、商业区、文化教育区、集市贸易区等的划分是否合适,是否有利于各项事业的发展,明确如何改造旧街道、扩建新街道的趋势。又如“供水”节应记取水、净水、配水和用水等四个方面。“取水”应记水源、取水的位置、取水的设施和取水量;“净水”应记净化的方法——混凝、沉淀、过滤、消毒、除铁等;“配水”应记管网、水塔或高位水池等调节构筑物;“用水”应记总用水量,其中生活用水量、生产用水量、消防用水量等。这四者之间和四者内部紧密相联,缺一不可。将这些都记清楚了,才能看出供水的水源是否选择适当,取水设备是否齐全,水质是否适用,从近期和远期看是否能满足生产和生活用水的需求。
  (三)构成全志整体
  前面谈的《汉阳县志》篇目,基本上是行业体系的篇目。其实,事物的内部和外部都是联系的。没有联系,事物不可能存在。《汉阳县志》中《农业》篇就与《水种》篇、《工业》篇等有紧密的联系。因为建国后汉阳农业的改观,与水、垦、电、机四大建设有关系,水,汉阳五十年代,抓整修干堤,防止了洪水泛滥;六十年代抓灌溉设施,解决了抗旱问题;七十年代兴修大型泵站,解决了渍涝问题,为农作物稳产高产打下了基础。垦,从六十年代起,围垦灭螺,不但消灭了大量钉螺,而且扩大了可耕面积。电,六十年代围绕农排、农灌搞电气化,不但解决了排灌的动力,而且为乡村工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机,从五十年代起,发展了农业机械,实现了排灌、脱粒、加工等的机械化,节约了大量劳动力,促进了农村经济结构的调整。如果把《农业》篇中诸要素孤立起来记,就不易了解汉阳农业发展的全因,不易全面总结汉阳农业的经验教训,不易反映汉阳农业发展的规律。关于这种联系在《农业》篇中如何处理的问题,我认为要详记《农业》篇内部要素的联系,略记《农业》篇与其他篇的外部联系,这样既解决了《农业》篇全面整体的问题,又解决了适当交叉。避免重复的问题。其它专业志也是一样,详记本专业的内部联系,略记其它相关联的事业。
  以上所谈是各类专志篇目中如何注意整体性的问题。全面反映一个县整体性的内容还应体现在总叙中。